流浪至死的猫

沉迷布袋戏 ,微博同名 欢迎一起玩耍(´・ω・`)

【空网】向死而生(下)

完结,he,有车
等网中人拿着世上仅剩的几瓶亡命水回到魔殿时,就看见戮世摩罗坐在大殿上,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匆匆赶回的自己。
戮世摩罗左手绕着自己额前的头发,右手随意的摆在王座的扶手上,看着又是伤痕累累的网中人,语气有些焦躁:“这次你又去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准备给我吃?”
“我会确认这些没有副作用”网中人自然听出了戮世摩罗言语中的不满:“帝尊,你需要长生。”
只要下了戮世摩罗的床,网中人对戮世摩罗的称呼都会变得比较尊敬。人类帝尊需要树立绝对的威信,魔之右手妖神将的臣服会让戮世摩罗更容易统治这些异域强悍的种族。
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戮世摩罗离走下王座站到了网中人面前:“妖神将也惧怕死亡?惧怕凡人的生老病死?”
“天下那么多废物可以活着,凭什么你会死?”网中人看着眼前的人类,苦涩蔓延在整个喉咙,让他觉得有些恶心:“妖神将要你长长久久的活着,比那些废物活的都好。”
“人类寿命不过百年,那个蟑螂般生命的徐福为了长生不老折腾千年不也是失败的下场吗?”戮世摩罗很少在网中人面前感觉无奈,大多数都是网中人对他无可奈何:“爱将你不能强行去改变一个种族的本质啊~”
“若网中人强行逆天改命呢?”
“妖神将,我才是帝尊。”
这是一个死局,戮世摩罗心里叹口气:“若我真成为老不死的霸占妖魔共主位置千百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日日夜夜扎我小人,诅咒我死呢。”
“他们越不过网中人。”
所有的恶意都越不过魔之右手,去伤害他守护的帝尊。
那天晚上两个人争执了整夜,戮世摩罗不管是苦口婆心劝说 还是拿出帝尊身份威压。网中人仍是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模样。
这是他们在回到魔世数十年来,第一次不欢而散。
其实网中人有那么几次都想松口随了戮世摩罗的心意,但一想到上穷碧落下黄泉,有一天九界之内再无臭小子这个人,他就感觉自己的肺像被抽空般,整个心脏被攥得死紧,无法呼吸。
一想到九界万千生命都活的好好的,只有自家小子再也不能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再也不能感受他口中蔷薇的花香。网中人就想杀光这些活着的生命,杀光眼前一切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的废物。
网中人开始捕捉一些人类,都是正值壮年,身负武功的青年。灌了亡命水的两个青年都当场爆体身亡,剩下的被网中人强行灌入蜕变大法功体。九成的试验品不能承受妖神将强大的魔气,都没活过三天。
等终于有一个幸运儿挨过魔气的侵袭,却看起来已经是个病入膏肓的残废。
“人类真是个脆弱的种族”网中人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试验品,嫌弃道:“废物你若活过一个月,妖神将会传授你蜕变大法。”
试验品被丢在牢房的烂草窝上,像个刚断气的尸体。听着来者的这句话才勉强动了动手指气息若有若无:“我记得你们帝尊也是个人类。”
“莫把帝尊与你们这群废物相提并论”网中人冷哼一声道:“保存体力,努力活下去吧。”
“你和修罗帝尊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吧”试验品的脸陷在烂草里看不清神情:“这件事让你们产生了分歧。”
网中人皱了皱眉,感觉到这个试验品有些不对劲。一个身处绝境的人不该有这么淡定的语气。
但他也懒得追究,他只需要一个月后还活着的试验品。
“我不与废物多谈,如果下次我来你还活着,才有这个资格。”网中人一个眼神也吝啬施舍,转身离去。
他没有看见空荡荡的牢房里,试验品终于露出了苍白的脸庞,脸上那双妖冶的金瞳绝不是一个将死之人该有的神采。
等一个月后妖神将提着几颗魔心来到牢房,看着试验品懒散的坐在一个角落,是一张非常普通的大众脸,过眼即忘,气色倒是要比上次见面好很多。
把魔心扔在试验品面前:“吃了这些,网中人会亲自传授你蜕变大法。”
“听说蜕变大法会让修炼者遗忘曾经的记忆”试验品看都没看猩红的魔心一眼:“我可不想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白痴。”
“我参照了八百比丘尼的功法做了修改”网中人不耐烦的回答道:“废物没资格提条件,要么学要么死。”
最后当然是学,但试验品宁死也不愿意吃网中人挖来的魔心。
妖神将当然不会管一个试验品的意见,当场就想卸了这个人类的下巴要硬塞进去。
“戮世摩罗也不会吃这个恶心的东西的!”试验品死死的捂住嘴巴喊道:“这样实验就有了变量和不稳定因素!!”
这才让网中人停止动作,直愣愣的盯着这个衣衫褴褛的废物好一会。
后来就是妖神将严苛的训练,他几乎天天跑到牢房观察试验品在学习蜕变大法中产生的变化,他发现这个青年的武学天赋极高,几乎与戮世摩罗不相上下,让实验进程有着出乎意料的顺利。
戮世摩罗自从和网中人吵架后,两个人就很少见面。修罗帝尊似乎真的有些怒火,对妖神将都是避而不见,偶尔有重要指令也是让属下传达。
刚好网中人在实验紧要关头,也不想多生事端。两个人竟然在一时间达成微妙的默契与平衡。
时间过得很快,等网中人寝宫外的桂花树散发幽香的时候,他才记起戮世摩罗的生辰快要到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他已经快一年没有看见自家帝尊。
魔族对时间的概念很模糊,岁月毫无意义。有时对于魔族来说只是一个长眠,对于另个种族却是一生。
如往常一般的来到牢房,网中人察觉到今天的试验品有些奇怪,试验品是个很聪明的人类,却问了一个绝不该问的问题。
试验品问他:“你能接受戮世摩罗的死亡吗?”
网中人自然不能接受,如果能接受哪来这一年荒唐的实验?
回答试验品的是一顿暴揍,妖神将死死的掐着眼前人类的颈脖,魔气毫不留情的侵蚀对方的身体,一字一顿的说道:“帝尊死,你死。”
等暴怒的网中人停下攻击时,试验品已经一个手指也动不了,全身上下的骨头仿佛都被捏碎一般,叫嚣着疼痛。
最后只有那张嘴还敢喋喋不休:“你舍不得戮世摩罗经历生老病死,却舍得让他难过。这一年来你天天往牢房里跑,有多久没去看过他了?说不定修罗帝尊身边的莺莺燕燕已经把他勾搭走了~”
网中人当然不信试验品的胡扯,但他突然很想去见戮世摩罗一面,这么想就这么去做了,雷厉风行才是魔族的作风。
向魔兵打听了最近帝尊的动向,发现他也是神出鬼没没有魔知道具体位置。网中人只好待在戮世摩罗的寝宫,等他回来。
等绿色的身影打开房门进来时,网中人就坐在床沿上等着风尘仆仆归来的人。似乎因为吃了鲛人肉的缘故,戮世摩罗比上次看见要年轻几分,只是脸色更加苍白已经没有丝毫血色,金色的眼珠子更加深邃的不像人类,本来略微婴儿肥的脸颊消瘦下去让整张脸看起来更加精致。
网中人一动不动的看着缓缓走过来戮世摩罗,心里想着:小子越来越像个魔族。
“爱将,你看着像位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戮世摩罗低下头吻了上去,双手粗暴的扯开网中人繁复的铠甲。
“那身为丈夫的你要做什么呢?”网中人能说出这句话已经等于示弱,他看着一年未见的爱人,心里软的不行。网中人意识到自己的一年和戮世摩罗的一年是不一样的,他突然一刻也不想离开眼前的人类,只想把这个人揉进自己的骨血里,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谁也抢不走。



【车车车,全文见评论链接】

等戮世摩罗终于放过身下人时,已经过了晌午。
等到网中人终于摆脱纠缠,走下床去看试验品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昏黄。
网中人死死的盯着眼前空荡荡的牢房,看着旁边昏迷一路的魔兵 心里的杀意止不住的往上涌。
他几乎派出了魔殿所有的魔兵去找逃离的试验品,但那个试验品仿佛凭空消失一样,再也没有丝毫踪迹。
勃然大怒的妖神将在牢房外大开杀戒,把当天值班的魔兵近乎杀绝,直到戮世摩罗赶来才阻止了这场屠杀。
“爱将,也许这是天意。”戮世摩罗挥手撤开了所有魔兵,拿着手绢将网中人手指上的鲜血一一擦净:“你就当顺着我一次吧,不要再强求了。”
“我做不到..”网中人说道:“是你把那个试验品藏起来了?”
戮世摩罗摇头说道:“我并没有将他藏起来,但是你若再这样违背帝尊命令,我便将你驱逐出修罗国度。”
“戮世摩罗!!”
“我在,这次你该听我的。”
网中人看着眼前再无迟疑的修罗帝尊很久,最后也只能将他拥入怀抱。双手桎梏得很紧,怕他没了,又怕把他攥死了。
在这次波澜后,妖神将也真的放弃寻找长生不老的方法,他已经从心里妥协,不得不向这个自己臣服的帝尊妥协。
百年之后,戮世摩罗终究抵不住岁月的侵袭闭上了双眼。
即使吃了鲛人肉让他容颜不改,但骨子里已经渐渐衰老。
网中人最后把他与自己都裹进了魔茧里,沉睡在修罗国度最隐秘的深处。
岁月流转,不知何夕。
当刺眼的阳光照进被损坏的魔茧,网中人被迫结束了长眠。一时间还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魔族人,缓缓睁开双眼。他看见有个人影逆着光站在树下侧对自己,右手拿着折扇敲着左手掌心,语气里带着些懊恼:“怎么我都复生了,网中人还没苏醒?不会是出问题了吧...”
“你是谁?”声音很轻微,依旧被那人听见了。
人影几乎同时闪到自己身前,惊喜怎么也掩盖不住:“爱将,你醒了!!”
网中人终于看清来人的真面目,记忆一瞬间都涌上脑海:“戮世摩罗..你没死?”
“咦,死是真的死过了~”戮世摩罗笑的狡黠:“爱将你还记得有个人问过你一句话吗?”
“什么话?”
“你能接受戮世摩罗的死亡吗?”
网中人看着那双妖冶的金瞳,良久才明白过来:“那个消失的试验品是你...”
所以网中人翻遍了魔殿也没有找出凭空消失的人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想要抓回来的逃犯竟然是坐在王座之上的人。
“只有你接受了我的死亡,我才有机会获得新生。”
“哼。”
“我戮世摩罗做出的承诺,永生永世,绝无更改。”

【空网】向死而生(中)

  在戮世摩罗而立之年后,妖神将开始瞒着他频繁外出,时间很短,几乎是盯着戮世摩罗不注意的空挡溜出去的。
月明星稀,戒备甚严的魔殿中心却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堂堂妖神将居然做贼似的走进走出”话音刚落,魔殿顿时灯火通明,照出来人的真面目,竟是魔之右手妖神将。
红发血衣,一股铁腥味扑面而来,戮世摩罗看着眼前的魔族,战甲上的鲜血还没有干透,指甲里残存着不知是哪个倒霉鬼的肉屑,满身杀气久久不散。
“吾的爱将,不为现在的情形做个解释吗?”戮世摩罗不动声色的紧了紧手里的折扇,语气里却控制不住的有些咬牙切齿:“不管是投敌叛国还是私会情人,都让我如遭火焚啊~”
戮世摩罗当然不相信魔之右手会投敌叛国,更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私会情人。能与自己搞在一起,简直是作为事业脑网中人的最大意外。
“妖神将做事不需要事事向帝尊报备”网中人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当场抓个现行,思路一转就想到:“你说去拜访长琴无焰是骗我的。”
“我们之间怎么会有骗这个字呢?本帝尊只是提前回来抓某只不老实的蜘蛛。”说着戮世摩罗捂着心口,一副爱将伤透我心的样子:“没想到蜘蛛倒打一耙”
网中人默默看着自家帝尊的独自表演,眼前这人是自己跟随了数十年的人类,才短短数十年啊,仿佛那个年少轻狂,言语轻佻的少年还在昨日,昨日种种如昨日死,少年海藻绿的头发里已经露出几缕掩盖不掉的白发,长期受到魔气感染的身躯让戮世摩罗脸色异常苍白,皮肤在烛光的照耀下有些透明。
魔殿上一人一魔伫立无语,戮世摩罗早已察觉到网中人的焦躁,却难得没有猜到他焦躁的源头。魔世一统,修罗繁荣,他实在想不到这只一心壮大修罗国度的蜘蛛还需要烦恼什么。
网中人的沉默已经代表不想为最近的所作所为做出解释,也许情人之间需要多点空间,戮世摩罗也知道勉强不得某个偏执的魔族,只有作罢。
“好吧好吧~善解魔意的本帝尊不追究你最近奇奇怪怪的行为,快去洗掉你这一身的血腥。快把我熏晕过去了~~”挥挥折扇,戮世摩罗反常的不再刨根问底,慢悠悠的转身离去:“等会来卧室慢慢补偿我吧~”
等网中人洗的干干净净,一身水汽的走到卧室 就被某人报复性的扑倒在地,整晚都没有回到过床上。
第二天戮世摩罗醒来已经是中午,触及到的是温暖舒适的被窝,明明昨晚睡前是将网中人压在地板上的。魔族的体力真的是太强了。。。边吐槽边穿好衣服准备去找麻烦,门就被推开。
网中人端着一碗吃食,撒着发,逆着光站在门口,颈上暧昧的斑驳怎么也遮掩不住,戮世摩罗快溺死在眼前的美景当中。
“醒了就起床把这碗粥喝了”网中人两步走到床前,把一碗黑里透着红的粥端在戮世摩罗面前,一副必须看着他喝完的样子。
“爱将,其实你是我老妈子吧。。。”戮世摩罗看着这碗倒进胃口的粥,十分嫌弃的撇撇嘴:“你从哪里弄来的鬼东西?”
“啰嗦,快喝!”
“我不。。。我是帝尊还是你。。。”
“不喝这个,就别想再碰我”
“我喝!!”没等网中人威胁的话说完,戮世摩罗夺过眼前的粥就咕噜咕噜几口灌下去了。
喝完还摊开碗底挥了几下,表示自己一口不剩:“爱将这个到底是什么山珍海味,让你必须盯着我喝完?”
“喝完再问有意义吗?”网中人伸出食指将戮世摩罗嘴角残余的渣滓抹去,微微张嘴舔了下食指。
粉色的舌头在苍白的指尖循环一圈又藏进了薄唇里。
“爱将,你是在勾引我吗?”
“哼”网中人懒懒的撇了眼某个色欲熏心的帝尊,转身离去:“我有事离开几天,你自便。”
说几天真的是几天,戮世摩罗瞧着魔殿几天里都没有妖神将的身影,眼珠子一转就带上木魅跑去了网中人的寝宫。
“就算你用藤根把妖神将的寝宫掘地三尺,也要把他藏着的东西给我找出来”戮世摩罗大马金刀的坐在主屋中央:“那天的血腥味你可是闻见的,不要出错哦。”
“我是木妖,不是狗妖。。。”
“都是妖,无所谓啦~~”
虽然这么说,木魅还是找出了一本被血染透的书籍,埋在一颗桂花树下。
“《古今着闻集》?这不是放在魔门世家的一本古籍吗?”戮世摩罗一把拿过书籍,反复翻看才确认自己没有认错:“我记得这就是记录一些古今奇闻的书啊,网中人拿这个干嘛?”
“这本书有过一段关于鲛人是记载”木魅看着眼前的人类仿佛明白了妖神将最近神出鬼没的原因:“书中记载鲛人肉味美且可食用,在若狭国里有位捕捉到鲛人的女人,据说她吃了人鱼肉而活到八百岁。”
“网中人他去了海境。”戮世摩罗何等聪明,经过木魅一提点就让有些迷题拨开云雾:“看来我知道那天中午的粥是用什么做的了。。”
“人族与魔族终究有区别。”
“木魅你说爱将会不会把那条名叫欲星移的植物鱼给我吃了?”
“真的这样,鳞王应该已经打上门了。”

网中人到处寻找长生不老的办法,海境鲛人肉,徐福的亡命水,自己的蜕变大法,每一项都在他心里千思百转,却迟迟不敢做出尝试。亡命水的不定,蜕变大法的失忆都是自己迟疑的原因,心里的人太重,一丝一毫都疏忽不得。
人族的一生一世,魔族的永生永世。
承诺当初给的太重,还是太轻了。。。

美艳和尚俏滴嘟~
就突然想起空帝曾经是和尚,转职做魔头的梗ㄟ( ▔, ▔ )ㄏ。。

想把日子过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天下风云碑公告

天下风云碑公告:
请天下第一邪准时到达场地参加比赛,不要在外逗留!!
请天下第一掌准时参加比赛,可以报双人赛!!
请天下第一枪准时找到回来的路!!

看了金光布袋戏下一部预告的呐喊。。。

【空网无差】天下风云碑终于成精啦!

天下风云碑终于成精啦!
直到后多年以后,人们都还记得那恐怖的一天,夺命河水,天降甘霖,黑云压城,天下风云碑蹦射出束道金光,耀眼不可夺目,持续而来的是回响在所有人脑中的声音。
“风云碑天下第一争夺赛即将开启,请上届称号选手两个月内到达天下风云碑参加比赛。”
“以下人物因为多年来破坏花草树木、青山绿水,遭到多起山岭投诉,此次风云碑比赛务必参加。具体名额:黑白郎君、史艳文、藏镜人、网中人。”
“史藏双子,九脉峰让我告诉你们:如果不来,九脉峰那一夜将会在武林公告栏循环播放三天。还有一个网中人,我知道你的秘密。”
声音结束以后,天下风云碑也跟着暗淡下来,不再有任何动静。
某个正在妖界浪的前任帝尊不敢相信的拿折扇敲了敲自己的耳朵:“爱将,刚才我出现了一些幻听!!”
“那不是幻听,我也听见了。”网中人皱眉,看着一旁若有所思的戮世摩罗:“看来中原那边并不太平。”
“耶~那个天天被你们打了又打,打了又打的风云碑终于成精了,现在石头都学会了积极进取,努力修炼,争做玄狐了!”戮世摩罗话锋一转:“话说爱将你有什么是石头知道,我不知道的秘密~~我可是很好奇啊~”
“啰嗦”网中人一抬手,掌力袭向戮世摩罗身后,又是一只不知死活的低等妖物。到了妖界,戮世摩罗的纯阳体质让他宛如一只丢进饿狼群里的肥羊,还是那种剥皮剔骨,放在火上油滋滋的烤上半天,撒了一把孜然的烤全羊,不停的吸引一些低等妖物靠近,妄图撕下一块焦香的嫩肉,以偿此生销魂的一次口福。可惜这只美味面前有一只凶恶强大的蜘蛛,让稍有智商的妖物不敢靠近,愚蠢又不懂避让的畜生也只能做真正的销魂鬼。
戮世摩罗一甩折扇,嫌弃的挡住身后的视野:“爱将,以前你人腿吃的咖脆响,这些妖物怎么看都懒得看啊?”
“又丑又臭,难吃。”网中人那副表情仿佛在说在和吃shi有什么区别。。。
“蜘蛛还挑食?!那爱将偏爱哪种口味的,说不定帝尊我一高兴,就赏给你吃了~”说着戮世摩罗还煞有其事的想了想:“不会是童男童女吧?”
网中人没有回答,只是直愣愣的盯着戮世摩罗,妖冶的金瞳闪着莫名的渴求。
“额。。。这道菜,不能点。。。”
“呵”轻笑过后,网中人才慢慢移开视线:“幼时修佛,少时修武,身具纯阳,你的体质太吸引妖魔了。”
“也吸引了爱将吗?”
“多话。”

而此时此刻处于九界裂缝的双子。
“小弟冷静啊!!”
“史艳文你让开!!我这就去拆了那个成精的天下风云碑!!”

【空网】向死而生(上)

不要被开头吓到!是he!是甜的!
被屏蔽了。。不能发。。走链接。。哎。。
链接见评论。

【傅叶】光影3

大镖局 夜晚

“你明天就要走?”
“是的。”
“去边城?”
“是的。”
司马超群无可奈何的叹口气,道:“我能猜到与那位刀客有关,但是我猜不到原因。”哪怕是位绝世刀客也不值得紫气东来亲自赶往,更何况是深夜造访,嘱托司马超群。
卓东来道:“此去受故人所托,办件小事。别人指名道姓,我卓东来岂有不接之理?”
司马超群道:“不得不亲自办的小事,我真希望不需亲自。”
“不需担心,”卓东来平时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外人永远听不出悲喜,永远的平淡似乎这世间的事情都了然于胸。但却有一个人例外-----司马超群。
卓东来对司马的语气永远都是温和,有时候甚至带着温柔。哪怕卓东来最宠爱的美妾都没享受过的温柔。
司马超群反而皱起了眉头,道:“三日联系一次,如果中断两次,我会赶来。”
卓东来想了想,也明白了司马超群的固执,无奈答应。
----------第二天--------------------------------------------------------
一个紫衣男子在去往边城的路上骑马飞奔。他已经赶了一昼夜的路,身边没有任何随从与包袱。烈日炎炎,以他的修为现在并不累。但是如果以这样的状况赶五天,十天的话,哪怕是神也会感到疲惫。
卓东来知道自己要有这样的觉悟,锦衣玉食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自己亲自奔走的必要了。
如果不是那个人。。。
卓东来在这赶路的时间已经将那天夜里的事情细细回想了无数次。
所谓的义父深夜急招,给了自己打不开的盒子。漆黑的盒子,反射不出一丝光亮。但凭多年的生死经验,让紫气东来也不敢开启,不能开启。
“把这个送到叶开那里,却必须让傅红雪知道。”
“义父你知道,我每天很忙。一个小盒子,我可以叫一位信得过的人亲自去送。”卓东来很是平淡的拒绝道:“大镖局不缺镖师。”
满脸邹纹的老者,苍白的发丝。他没说一句话就要停顿许久,似乎这位已经腐朽的老人明天就要死去。但他以这样的状况活了将近十年。
老者笑的声音很阴深:“我知道你巴不得我立刻死去,但你需要我脑子里的东西,我的智慧,见识,甚至过往。”老人说完静停下来喘气,目光却一直留在卓东来的面容上。
卓东来不语,他的确需要一位渊博的老者,而面前的这位老人大概可以排天下前三了。
“把这盒子送去!我要看场好戏,而你是必须出场的戏子!”老者大喊,用尽全身力气。
卓东来的眼睛狠狠的看向老者,道:“任何事情都需要代价,义父。”
“你会得到你一直想要的,那个秘密。。”老者早已料到卓东来的反应,道:“这是唯一的机会。”
良久,卓东来已经确定老者不会再开口后,转身离去。
“希望义父信守承诺。”
卓东来不知道,那位看似快要垂死的老人在他转身时,眼睛迸发的光芒绝对不是垂死之人能够拥有的。

那充满恶意,贪婪,的眼睛。。。。
第三章。

“傅红雪,你看看这是什么?”叶开晃晃手中的紫金贴,道:“这可是紫气东来的邀请贴。”
擦刀的男子停下手,有些诧异:“长安的卓东来?”
叶开点点头道:“紫气东来,卓尔不凡。怎会亲自关心我们这些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难道他与当年的血案有关,打算先下手为强?”叶开啧啧的道:“金边的,真有钱。。”
傅红雪夺过邀请帖道:“你堂堂六如公子嫡传弟子,会缺钱?”
“这是重点?”
“卓东来不过而立之年,当年血案之时也就十几岁的小孩,如何参加那次屠杀?”
叶开摇摇头,收起了嬉笑的神情,道:“他与血案无关,但这次他带来的一定与血案有关。”
傅红雪有些不解:“你怎么肯定卓东来带有东西?”
叶开道:“大镖局名震江南,不护镖,护什么?能让大镖局二当家亲自送的,来者不善。”
“难道我们就是善良之辈?”傅红雪冷道:“龙潭虎穴,走一趟便是。”
“说得好!”叶开朗声的笑了起来。
---------------------------------------------------------------------------------------------

边城是个很奇怪的地方,远离着江湖的阴谋诡计,却处处暗藏杀机。黄沙下面掩埋的是深深白骨。
风吹的动沙,却吹不动白骨里的怨恨。
边城上档次的客栈只有一座,而这座客栈已经被几天前神秘的客人包场。平时的喧哗一下子寂静。
那位客人就坐在二层楼上第三个窗子旁,放眼望去就能看见这带着泥土的街道。
卓东来已经坐在这里一上午了,他既没有饮酒,也没有喝茶。完全不是平时的作为,只是静静地坐在已经老朽的木椅上,看着来去匆匆的行人。
终于。。。
黑衣的少年,漆黑的刀鞘。
华衣的少年,灿烂的笑容。
傅红雪,叶开----卓东来并没有看过他们的相貌,却绝对能肯定这两位来者的身份。
傅红雪虽然身有残疾 ,走的却不慢,身体挺得笔直,就像一杆枪。
叶开走路却是懒洋洋的,好像全身的骨头都脱了节,只要轻轻一推,他就能够倒下。
“傅红雪,叶开。”卓东来亲自起身,为这两位少年拉椅,道:“在下卓东来,久闻两位少侠风采。”
叶开上前,依旧懒洋洋的道:“我们两个小辈岂敢让紫气东来亲自让座,这椅子还是不坐的好。”
卓东来笑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卓某认为叶少侠和傅少侠坐着两个位置再合适不过。”
傅红雪抱着刀,一直沉默着,似乎自己只是个局外人。
卓东来看着他,道:“有位故人托我将一个盒子亲自送到叶少侠面前,却必须让傅少侠知道。”说着卓东来拿出那个奇怪的盒子,在叶开诧异的眼光下递到傅红雪面前。
傅红雪仍然抱着刀,自然不能腾出第三只手拿盒子。
他转过头看了叶开一眼,对卓东来说道:“既然说是给他,就不必递在我面前。”
卓东来轻笑一声,缓缓地将手身回来,又一步一步的走到一面前。
其实只有两步,毕竟叶开傅红雪相距不远。
“镖已送到,叶少侠可要接下这镖?”
“我可以知道委托人是谁么?”
“在下义父。”
“请问家父姓名。”
“很抱歉,卓某也无法知晓义父姓名。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一位年近古稀,学识渊博的老人。如果有缘,你们会见面的。”
卓东来会不知道自己义父姓名?叶开挑眉看向冷面男子,傅红雪只是皱眉,示意叶开接下盒子。
紫气东来没必要撒谎,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位老人?!
第四章。
旁边的两扇柏木板门本来是关着的,突然呀的一声开了。灯光从屋里照出来,一个人当门而立。他高大强壮英俊,威武豪爽,一张轮廓分明的脸总是带着爽朗的笑容。
“司马?!”卓东来诧异的喊出了声,看着门外风尘仆仆的男子。
“东来?!”来人见着卓东来,却更加诧异,眼里的惊喜怎么也隐藏不住:“你没事,太好了。”
卓东来不知道司马超群遇见了什么,按这样的场景绝对不会让人高兴。他叹气道:“我自然不会有事,你大镖局老总不在长安,身处千里之外的边城,我才担心不得不有事。”
叶开微笑道:“江湖中鼎鼎有名的司马超群不顾事务繁忙,匆忙赶到边城,我想绝对不会因为我们两个小辈。我想卓爷一定有许多疑问。”
“我的确有许多疑问。”
“我们可以谈谈,关于这个盒子,或者关于这趟镖。”
司马超群走到卓东来旁边,看着两位初出江湖,却身世不凡的少年。一个六如公子的嫡传弟子,一个前任盟主的遗腹子。截然不同的身份一定拥有截然不同的生活。
两个世界的人处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司马超群不由想到了自己和卓东来。
司马超群随意的坐在了主位上,卓东来静静地站在他身后。在外人面前,卓东来似乎只是司马超群的一个手下,他永远不会去争夺司马的光辉。身份,地位有时候就是在这不经意间体现出来。

叶开也动了,拉着傅红雪的左臂,随意的坐在了主位的对面。仿佛他们前面只是一位拉家常的普通朋友。
在司马超群一口气喝下三杯茶后,他开口了:“在东来走后的两个时辰,有人捎了个口信给我。。。”

【傅叶】光影2

第二章。

屋子里没有什么颜色,除了黑,一个妇人笼着黑纱,跪在黑色的蒲团上,她所拜的神龛也是黑色的。
喃喃低语,不知是祈福还是诅咒。
黑衣少年静静的跪在一旁,一动不动,如同那座神龛一样是个雕塑。
这里没有阳光,甚至没有光!
一个完全沉浸在黑暗的角落。
“你为什么出生?”
少年不语。
“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你的生命一来到这个世界就背负了鲜血,你为复仇而生!”
妇人的声音凄厉,沙哑,是地狱生活的恶鬼长期的呻吟。
妇人狠狠的盯着黑衣少年:“傅红雪,你生出来的时候,雪是红色的,被鲜血染红的!”
少年垂下头,但妇人的的话却在那没有光的屋子久久回荡不去。。。。

“傅红雪。。傅红雪。。。”
在声音在耳边响起的同时,一把刀已经架在了来人的脖子稍。
“叶开。”但在看清来这面容的时候,傅红雪不自在的移开了灭绝十字刀,声音带着不悦:“我说过,离开我的视线。”
傅红雪忽视了刚才的噩梦,叶开忽视了傅红雪刚才的不妥。
叶开知道却不敢提起的噩梦,他甚至要将这个噩梦藏在心底,连同自己的秘密,永远埋在心底,等着秘密的腐朽。。。

叶开仿佛从很远的地方来,脚上的靴子是硝皮做的,但已经被磨出了个大洞。
这个带着阳光的男子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自己房间,傅红雪想到:就如同几天前那么突兀的出现在客栈,非扯着自己要顿酒。一个可以随
手洒下一把金叶子的人绝对不会缺顿酒钱。
叶开的微笑就像阳光。
傅红雪苍白的脸却没有一丝笑容。
拿起刀,无视一旁的叶开,傅红雪就这么理所当然的打算离去。
他的左脚先迈出一步,右腿慢慢从地上拖过去。
“你这样查下去是没有结果的,江湖已经知道杨家后人前来寻仇。”
“那又怎样?”
“敌暗我明,当年的凶手不是傻子。”
“我也不是。”
在傅红雪说完这句话时已经出了门口,尽管他是跛子,但走路并不慢,他的轻功甚至很好。

边城,街道。
每位路过这个早餐摊的行人都行色匆匆,却在匆忙离去时投过好奇的目光。
两位英俊的男人自然不会引起这么多的好奇,但若一个冷若冰霜,左手拿着奇特的刀,右手拿着盛粥的碗。刀鞘是漆黑的,刀柄也是黑色的

。但凡有点眼色的人都会行色匆匆。但更奇特的是他对面的男子,笑得一脸灿烂,嘴里叼着包子,手里也拿着包子。
“我说,你不请我喝酒便罢了,怎么我请你吃包子,也不行?”叶开说着,晃晃手中的包子。
傅红雪冷哼,道:“我没必要吃一个陌生人请的包子。”

叶开摇摇头道:“可我现在已经是你朋友了。”
“什么时候?”
“在我见你第一眼,你已经是我叶开认定的朋友。”
傅红雪最终没吃下叶开手里的包子,但却和叶开一起离开了。
这是一种默认,在他两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傅红雪已经默认了一个朋友------叶
开。
一个从小在仇恨中长大的人并不容易相信人,所以这种特例,是第一个,也许也是最后一个。

毕竟,一辈子,太长。

【傅叶,卓司】光影1

光影
每束最耀眼的阳光下都有最阴暗的角落。是光明证明了黑暗,还是黑暗成就了光明?
无论如何,光与影,同行----------前言。
第一章。
一个跛子在繁华的街道上慢慢行走。右脚先迈出一步,左脚又缓缓的跟上。他脸色苍白,穿的也不是什么锦衣,但令人们频频回首的是这个跛子手上拿的刀!
即使不是一位懂刀的人,也能看出这绝对是一把好刀。刀锋的凌厉照映了路人好奇的目光。
一个病人怎么会用刀?一个如此落魄的人怎么会有如此好的刀?!
檫肩而过的人越来越少,喧嚣似乎也在沉寂。
那位男人终于停了下来。
“出来。”男人的声音竟意外的年轻,却带着沙哑。
半响,人未动,风却动了。可深巷之中哪来的风?
是男人的刀风!!没人看清他怎么挥动的刀,可到已经到了跟踪人的眼前!
他的刀快么?偷袭之人却看见了刀的轨迹!
他的刀不快?错!他的刀已经快到了极致!
“傅红雪。。。”惊呆的人,这是他最后的遗言。
---------------------------传说的什么什么线---------------------------------------------------------------------------------------------------
大镖局内
“听说边城出了名绝世刀客,”穿着白色华衣的男子,一脸笑意的给旁边紫衣男子倒了一杯葡萄酒。这人的笑意带着温暖,仿佛阳光一般。
卓尔不凡,紫气东来。能将紫色穿的如此高贵优雅的男人,除了卓东来,这世间再无第二人。
卓东来拿起晶莹剔透的夜光杯,红色的酒液在杯中晃荡,他道:“这个人的身份可不一般,母亲是魔教公主,父亲乃前任赫赫有名的武林盟主---杨长风。”
“杨长风?那可是如神话般的人物,可惜我没有早出生几年,不能领略这位大侠的风采。”司马超群对刀客身份的惊讶一闪而过:“我记得前任盟主的死因可是一大悬案。”
“你还记得那位刀客叫什么么?”卓东来反问司马超群。
“傅红雪。。。”司马超群记起属下提过“傅?他怎么。。。。”
杨长风的儿子不姓杨,司马超群疑惑的看向卓东来。
卓东来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乘有葡萄酒的杯子递在司马超群面前:“你说这酒像什么?”
“血。。。”
“所以傅红雪的傅。。应该是复仇的复。”卓东来继续说道:“杨长风死于大雪之夜,他的鲜血一定将雪花染得很红。”
“他一定是位背负了恨意和仇怨的刀客。”司马超群说着,皱起了眉头:“幸好他是在边城,而非长安。”
“他会来长安的。。。”卓东来一口饮尽了美酒,起身,离去。。。
司马似乎已经习惯了卓东来的来去匆匆,
大镖局,从来就是很繁忙的。